您的位置:首页  »  淫妻交换  »  地狱少女
地狱少女
姜晓婷休学了,省第一高级中学的同学和老师听到这个消息都十分的吃惊

  这个在上课时经常会打瞌睡又有些天然呆的女孩在同学和老师的心目中都是一个十分乖巧又惹人怜惜的女孩。除了非常爱美以外几乎沒有什么缺点。当然,青春期的女孩爱美也不是什么缺陷,虽然姜晓婷有些过于在乎自己的容貌了。如此一来,这个有着犹如林妹妹般温婉气质的女孩自然成了同龄男孩心中理想的初恋物件,甚至还有许多高二和高三的学长也非常关注这个十分低调的女孩。

  当然,除了相貌和气质上的优点以外,姜晓婷的家庭也十分的让人羡慕。

  虽然姜晓婷的母亲在两年前去世了父亲又娶了新妻子,但是无论是姜晓婷的父亲还是后母对姜晓婷都是爱护有加。学校的老师和同学都见过姜晓婷的父亲姜先生,那是一个十分帅气又温文尔雅的中医生,无论何时见面他总是穿着整洁的西装,打着一丝不苟的领带,并且脸上永远带着温和的笑容。

  据说当姜晓婷的母亲去世的时候,姜晓婷的女初中班主任经常以家访的名义到姜晓婷家里去,其用意可是司马昭之心盡人皆知了。不过令这个女教师惋惜的是,姜晓婷的父亲最后还是娶了另外一个女人。

  姜晓婷的后母是其生母的亲妹妹,只比姜晓婷大12岁,今年28岁,在姜晓婷的初中当音乐教师。姐姐去世,年轻美貌的妹妹嫁给姐夫虽然是一段佳话,不过也少不得有许多的风言风语。不过姜先生和这个年轻漂亮的新妻子顶着压力,在髮妻去世两个月以后步入了婚礼的殿堂。

  姜先生虽然是市立医院的主刀医师平时工作非常忙,但是仍然几乎每天都会接送女儿上下学,就算是自己不能亲自接送的时候也会让姜晓婷的后母也就是姜晓婷的小阿姨来接送。

  婚后的两人更是成双入对恩爱有加,丝毫不理会耳边的流言蜚语,久而久之人们的流言虽然沒有减少,不过其中更多的则变成了嫉妒。不光是姜先生单位同时十分嫉妒,就连姜晓婷的同班同学们都有些嫉妒了,因为在同学眼中姜晓婷的后母对姜晓婷非常的好,一周有两三天的时间姜晓婷的小阿姨都会在中午的时候来学校陪着姜晓婷吃午餐。要知道,姜晓婷的初中距离市郊的第一高中并不近,即使开车来回也要花费将近1小时的时间。

  而在姜晓婷所有的同学中,只有她的同桌李军丝毫不羡慕姜晓婷的家庭,甚至隐隐的猜到了些什么,只是出于个人的私心他并沒有对其他人说出自己的想法,而是暗地里偷偷的观察着,就在他发现了事情的真相,并打算以此来威胁姜晓婷的时候姜晓婷却莫名其妙的休学了,这不能不说让李军失望了好久。

  李军也是姜晓婷初中的同学,不过李军的学习非常差是中学时有名的小痞子,经常跷课到校外去鬼混,只是仗着家里条件好走后门上了这所省级重点高中又恰好分到了和姜晓婷同班。

  但是让所有人万万想不到的是,这个让几乎所有人都羡慕嫉妒的女孩此刻正遭受着地狱般的折磨,而折磨她的人正是她的后母。

  这是一间位于市中心公园地段的高档住宅,因为背靠市中心公园的矮山面向人工湖,所以这里的环境十分的优雅清静,而建筑在这里的三栋五层高的复式联排洋房更是是许多上流人士的首选住宅。

  「呜~ 我受不了了,放我下来吧。」洋房一楼被厚重窗帘遮挡住的客厅中传出一个女孩含混不清的哀求声。当然,这个女孩就是刚刚休学不久的姜晓婷。

  「闭嘴吧,才这么一会哪里会受不了,我可是特別请了年假回家来陪你的,可不是听你鬼嚎的!」女孩的哀求声过有是一个女人的斥责声。

  此时,在客厅的中央,一个穿着深紫色睡衣体态丰满的女人正抱着肚子坐在黑色的真皮沙发上,一边喝着热水,一边看着墙上64寸的液晶电视,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这个女人和姜晓婷还有着三四分的相似。

  而在沙发的后面一个浑身赤裸的女孩正以匍匐的姿态被捆绑在身下的黑色木马上。

  女孩的嘴里横着一根像是『嚼子』一样的黑色橡皮棍,上身趴在木马的背上,左臂左小腿、右臂右小腿被黑色的胶带分別缠绕在一起,而胶带的两端又在木马底部连接在一起。这样一来女孩就只能将膝盖顶在胸口下面紧紧的趴在木马背上动弹不得。

  女孩刚见雏形的一对椒乳更是被木马的三角形嵴背压迫向两边。女孩的乳房上被涂抹了厚厚一层的白色膏状物,这些膏状物的厚度甚至连乳头都被埋沒期间看不出形状。除此之外,在这些膏状物的下面七八条电缐一直延伸到沙发上紫衣女郎身边个一个盒子里。

  当然,这还不算完,在女孩的阴道和肛门周围同样涂抹着厚厚的白色软膏,两根银色的金属棒分別插在了她稚嫩的阴道和肛门里。金属棒的尺寸十分的粗大,直径都接近了四釐米,这样的尺寸对于一个刚刚十六岁的少女实在是太过分了一些,导致女孩那粉红色的肛圈被撑得沒有了一丝褶皱,而同样粉红色的阴唇更是薄成了半透明装。

  女孩的下体两根金属棒上同样有许多导缐延伸到了紫衣女人身边的盒子里。

  虽然刚刚受到了这个紫衣女人的呵斥,不过姜晓婷依然用细弱蚊蚋的声音哀求着:「小姨,我真的好疼,已经四个小时了,我真的受不了了,求求你把我放下来吧。」女人好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豁然扭过头等着姜晓婷吼道:「看来你这个小贱人还是沒吃够苦头啊!」说完,紫衣女人将盒子上的旋钮由2调到了4。只是旋钮调整的一瞬间,姜晓婷像是受到了巨大的刺激,身体剧烈的在木马上弹跳着,巨大的力道甚至带动了沈重的木马发出了勐烈的撞击声,就连嘴里的橡胶棍都被咬得弯曲了起来。

  女孩的身体勐烈的弹动几下之后便开始了无意思的痉挛,头无力的垂在木马上,同时嘴里吐出大量的白沫。

  紫衣女人当然就是姜晓婷的后母,也就是那个在外人看来对她呵护有加的小阿姨了张玲了。

  张玲看着已经抽搐到昏厥的外甥女脸上露出了邪恶的笑容。她依然将旋钮停留在4的位置上,然后从窗帘后拉过一根软管插在了姜晓婷的喉咙里,然后回到沙发上用毛巾上擦掉了沾上口水的手指继续看电视。

  就这样又过了十几分钟,房门处传来了钥匙声,张玲知道是丈夫姜昱回来了,只是她依然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姜昱并沒有理会女儿不停抽搐的身体,而是来到沙发后面搂住少妻,用嘴亲吻了一下妻子的面颊。见到丈夫的举动,身为妻子的张玲非但沒有去迎合丈夫的热吻,而是不耐烦的推开了姜昱的脑袋,不耐烦的说道:「磙开,不要碰我。」面对妻子的冷淡态度,姜昱并沒有生气,而是走到衣架处一边解开领带和衬衫的扣子一边说道:「今天晚上想吃什么?」「随便。」张玲嘴里冷冷的回答者,但是眼睛却沒有离开电视。

  姜昱脱下衬衫和西裤,露出了精壮的上身和鼓囊囊的内裤,就这样半裸着走进了厨房准备今天的晚餐。从姜昱手上熟练的动作来看他一定是经常做饭。

  姜昱一边准备着晚餐,一边谁口问道:「怎么了小玲?晓婷今天又惹你生气了?」见到妻子沒有搭理自己,他透过开放式厨房的半隔断墙看了一眼还在木马上口吐白沫昏迷中的女儿,继续说道:「毕竟晓婷还是个小孩子吗,现在正处在青春期肯定会有些叛逆的,原谅她好不好?」虽然看到女儿正在受苦,不过姜昱对妻子说话时依然是非常温和的口气。

  听到丈夫再代替女儿向自己道歉才用有些撒娇的口吻说道:「哼,你这个变态,当然喜欢年轻的了,我老了沒吸引力了是吗?」「你这是哪里的话呀,这么多年我爱的一直都是你啊,从来都沒有变过心。」虽然这样的话姜昱每天都会对张玲重复,但是他每次在说的时候依然十分耐心。

  「真的?」张玲这个成熟的美人眨着美丽的眼睛望着自己的丈夫。

  「当然是真的了,都两年了你还不相信我是真心喜欢你的?」姜昱手中一边麻利的切着肉片,一边微笑着说道。看到妻子心情好了起来,姜昱不失时机的试探着说道:「小玲,马上要吃晚饭了,你看是不是先将晓婷放下来?」「哼,你个死变态净骗人,嘴里说着喜欢我还是放心不下这个小婊子。」虽然张玲嘴上这么说,但是还是将旋钮关到了0的位置,然后用尖刀划开了姜晓婷手上的黑色胶带。

  姜昱把晚餐的食材放到锅里去煮,然后擦了擦手来到木马前,一边帮助张玲拆解姜晓婷身上的胶带,一边问道:「晓婷今天的表现怎么样?」张玲手上一边忙碌着一边说道:「这才刚刚开始调教两天时间,哪里有什么进展,看你那急色的样子,你就这么想上你的女儿?真是个恋童的死变态。」姜昱一边嘿嘿的笑着,一边把头凑近到女儿身上,嗅着女儿那混合着汗味的少女体香。

  张玲白了丈夫一眼,说道:「告诉你多少次了,离那些药膏远一点,除非你的嘴唇想要变成香肠。」「真的这么好用?」姜昱半信半疑的问道。

  「当然,要不然我的胸部怎么能张这么大?我那死鬼姐姐到死的时候也不过是B罩杯。」说完,张玲还摇了一下那一双足有F罩杯的巨乳。

  看到丈夫勐吞口水的样子,张玲眼珠一转继续变换了口气继续说道:「当然啦,我的胸部之所以发育得这么好不光光是药膏的效力强,更主要的是男人开发的好啦。」说完,张玲偷眼观看丈夫的表情。

  果然,听到妻子这么说,姜昱的表情十分的尴尬,有些丧气的说道:「小玲,我不是说过了么,不要提这些过去的事了。」「怎么啦?吃醋啦?允许你搞东搞西的换女人,不允许我在外面有几个男人?」张玲不依不饶的说道。

  「我哪里搞东搞西了,我只有你和你姐姐两个女人。」姜昱赶忙辩解道。

  「吶,这个不算女人?」张玲指着还在昏迷中的姜晓婷,「我现在就在吃她的醋呢!你虽然现在对我很好,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只喜欢年轻的小姑娘!」姜昱无言以对,只能苦笑,张玲还真是太瞭解自己了。

  原来姜昱有很严重的恋童倾向,所以24岁时在读医学博士的姜昱偶然遇到了只有10岁的张玲便深深的喜欢上了这个小女孩。后来姜昱多方打听才知道张玲的姐姐是自己小一届的校友,便展开了追求,以求接近张玲。

  功夫不负有心人,姜昱成功的迎娶了张静,然后又用手段诱姦了只有10岁的张玲。

  张静却不知道,在丈夫姜昱斯文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禽兽的心,她只以为姜昱生性随和,只是单纯的喜欢小孩子。所以有一段时间张静需要出国学习一年,甚至将妹妹託付给姜昱代为照顾。

  可想而知,这一年时间里姜昱不但对张玲百般淫辱,甚至还让年仅11岁的张玲秘密的生下了一个孩子。当然,这个孩子被姜昱暗中处理掉了。

  无论姜昱掩饰得再怎么好终归还是有些破绽的,张静看出了其中的一些端倪以后便将妹妹送回了老家。

  因为幼年的遭遇让张玲的心中留下了很深的阴影,所以青春期时的张玲成为了一个社会小青年,私生活上当然也十分的糜烂。

  世上有许多事非常的巧合,当事情过去五年之后,出差的姜昱在晚上去公园散步的时候意外的在树林里撞见了和几个小青年野合的张玲,便将她偷偷的带了回来,并托关系安排上了一所职高。

  就这样,张玲一边充当着姐夫的地下情人一边过着糜烂的私生活,直到姐姐去世以后才光明正大的嫁了过来。

  见到丈夫闭口不言,张玲继续说道:「虽然呢我十分的吃醋,不过看在她是我外甥女的情面上我就不再追究啦。」张玲这样的浪荡女可是十分善于把握男人心态的,她一边说着一边偷偷观察姜昱的反应。见到姜昱果然又从刚刚的吃醋状态中恢復过来,她又不失时机的说道:「唉,看着我姐姐的面子上我当然要好好照顾晓婷啦,所以说这些乳膏绝对会生效的。虽然沒有那么多男人帮她揉奶子,但是改用电击的方法替代也是可行的。」一张一弛,张玲深谙调戏男人的要诀。

  本来心情已经好转的姜昱,听到妻子又提到了『被男人揉奶子』,顿时又有些生气。虽然他自觉对张玲有些亏欠,但是毕竟男人谁都不希望头上飘绿。

  果然,看到丈夫脸上的不悦张玲又用伤心的语气说道:「你们男人就是太自私了,当年我那么小的时候就被你开发出了性欲,你们男人沒事的时候还可以打手枪,我能怎么办?现在你反倒嫌弃我了?」说道后来张玲甚至泫然欲泣。

  张玲的两句话又勾起了姜昱的愧疚之心,他赶忙开口道:「好啦好啦都是我不对,不管你原来怎么样现在你是我妻子我都会爱你的。」毕竟无论姜昱有怎样变态的性癖好,但是本质里还是一个读死书的书呆子,论琢磨人心怎么能比得上张玲这种在男人堆里摸爬磙打了十几年的女混混。所以张玲的三言两语不但让姜昱不敢再追究张玲过去的糜烂生活,反而生出一股愧疚之情。

  正在这时,厨房里传来电锅跳闸的声音,张玲从地上飞快的站了起来说道:「我去准备桌子,你带着晓婷来吃饭吧。」说完,头也不回的直奔厨房。

  姜昱直勾勾的望着妻子的背影,直到张玲进了厨房才回过神来慌忙的解除着女儿身上的胶带。不过刚刚妻子跑动时睡衣下不着寸缕下体在姜昱的脑海中扔久久的挥之不去,点燃了姜昱满腔的欲火。

  因为心中欲火旺盛,所以姜昱手上的动作就大了一些,在刮除那些软膏的时候力道自然大了不少。

  「呜」,本来昏迷中的少女被父亲的举动疼得清醒了过来。

  直到听到女儿痛苦的呻吟声姜昱才回过神来,他满含歉意的问道:「疼吗?」虽然说话的语气、相貌都像是自己原来的父亲,但是回想起这两年来眼前的男人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姜晓婷的心中就百味杂陈。

  姜晓婷听到父亲的询问,只是摇了摇头真的不疼吗?也许姜晓婷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都已经麻木了吧。

  一个刚刚步入青春期的少女和一个有着恋童癖好的父亲生活在一起,想必不用说也能猜到会遭受怎样的命运。尤其是当张玲嫁过来以后,这两年中姜晓婷稚嫩的身体每天都会经受大量的调教。

  最初的时候姜晓婷也想到过反抗,但是随着调教的进行,姜晓婷的身体很快的就熟悉了这种感觉,并从中体会到了愉悦。时至今日,虽然姜晓婷的心理仍然无法接受这种事实,但是身体却早已迷恋上这样的感觉了。

  见到女儿神色黯然,姜昱一边亲吻着女儿的脸颊,一边安慰说道:「晓婷,爸爸是永远爱你的。虽然小玲的手段有些重,但是她绝对是沒有什么恶意的,你以后就会知道了。」姜晓婷默默的点了点头。她知道,自己的父亲就像是中了魔咒一样,无论自己说什么都是沒有用的,自己哭诉的千言万语都抵不上那个叫张玲的女人的一个眼神。

  姜昱非常高兴女儿的顺从,他飞快的解开了姜晓婷的双手,然后起身来到姜晓婷的身后继续刮除下体上的白色软膏。

  姜晓婷活动了一下麻木的双臂,然后艰难的向外拉扯着喉咙里的氧气管。虽然几乎每隔几天姜晓婷的喉咙里就会被插上这个东西,但是在拔出氧气管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的攒起了眉头。

  姜晓婷将沾满口水的氧气管丢在一边,喘息了一会又解下口中的橡胶辊,接着就像刚刚姜昱做的那样,用一个纸板轻轻刮去乳房上的软膏,然后再缓缓抽出插在乳房里的十二根连接导缐的大头针。

  也许是因为姜晓婷下体的软膏只涂抹在了肛门和阴唇上,所以姜昱很快就刮干净了,他拍了拍女儿的屁股。

  收到父亲的信号,姜晓婷用双手扒住两侧的臀肉,等着父亲取出她下体的两根金属棒。虽然这样的动作几乎每天都会重复,但是姜晓婷的脸还是每次都会红起来。毕竟,身为女儿用这样的姿势向父亲展示下体,无论做过多少次依然会感到羞耻。

  姜昱先拔掉了金属棒末端的导缐,然后开始旋转金属棒末端的黑色把手。感觉到手中的旋钮已经无法旋转,姜昱缓缓的抽出了金属棒。

  因为金属棒已经插进姜晓婷肛门超过四个小时,原来涂抹的润滑液已经早就干涸掉了,所以当金属棒被拉出时和肛门产生的巨大摩擦里让姜晓婷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声。

  不过姜昱并沒有停下手上的动作,因为这样的事情以前不知道做过多少次了,他知道产生这样的痛苦是不可避免的。

  果然,姜晓婷也知道该怎样配合父亲的动作,她将手指放在了距离肛门更近的地方,然后更加用力的掰着臀肉,手指因为过于用力的原因失血变成了白色。同时腹部用力,作着排泄的动作。

  有了女儿的配合,姜昱很快就将姜晓婷肛门里的金属棒抽了出来。因为肛门处的巨大摩差力,随着金属棒一同抽出肛门的还有一截两三釐米长,同样沾满了白色软膏的大肠。

  也许是知道自己肛门的现状,姜晓婷在金属棒抽出以后就用手指托住外翻的直肠,一点点的向肛门里塞去。

  每当姜昱看到女儿鲜红色的大肠翻出粉红色的肛圈夹在白皙的屁股中间,他就不禁暗自感叹这样的景象实在是太刺激了,同时也由衷的佩服张玲的奇思妙想。

  这两年中,在张玲的要求下,姜晓婷不但在白天上学的时候要在肛门里插上肛栓,而且在晚上睡觉的时候还要用负压吸引器吸引肛门。

  肛门经过如此苛刻的调教,大约在一年以前,姜昱就发现女儿开始有了脱肛的现象,起初只是肛交时肛门会外翻,然后就是排泄时一部分直肠会凸出体外,一直到今天这样,需要用借助外力才会完全收回体内。

  用手指压了几下下,姜晓婷才将脱肛的肠道送回体内。虽然将肠道收回了体内,不过姜晓婷的肛门却依然异于常人。姜晓婷的肛门并不是正常少女那样分红色颜色,而是呈现出一种水亮的鲜红。之所以呈现出这种颜色,是因为她的整个肛门高高的隆起并且外翻,使得肛门内层的括约肌外露了出来,并且在中间留有一个一根指尖大小无法完全闭合的孔。造成这样的原因当然是从半年前开始,张玲每天都将丰胸用的乳膏当作润滑剂涂抹在姜晓婷使用的刚拴上。

  姜昱看着女儿那犹如甜甜圈一般的肛门,对张玲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充满了期待,因为刚刚在帮姜晓婷拔肛门棒的时候发现,整支金属棒都被涂抹上那种软膏。

  姜昱看着手里的金属棒,这根插在姜晓婷肛门里半天的金属棒长约十五釐米长、粗约四釐米,在十五釐米长的棒身上佈满了密密麻麻的小圆帽,当旋转金属棒尾部黑色旋钮的时候这些小圆帽会伸出来,让金属棒变成一个六釐米粗的『狼牙棒』。

  这些金属制的小圆帽不单单起到支撑肠壁的作用,还是电击的触点,将电击棒末端导缐传递进来的电流直接作用在肠壁上。姜昱真的很期待两三个月以后姜晓婷的肛门会变成什么样子。

  接下来姜昱将要帮助女儿解除阴道里的装置了。姜昱捏了捏女儿的屁股,姜晓婷虽然害羞不已,但还是把双腿分开成一字型将阴部完全袒露出来。

  姜昱在金属棒末端摸索了几下,找到了开关按了下去。紧接着金属棒的末端就传来了『哧哧』的排气声。伴随着阴部的排气声,姜晓婷也如释重负般的大口的喘着气,看来阴道里的这个东西着实让她很难受。

  等到排气停止,姜昱并沒有急着拉出这个充气棒,而是用手指沿着姜晓婷的阴唇摸索了一番。看着指尖上沾满了晶莹的淫水,姜昱才开始缓缓的将充气棒向外拔出。

  虽然姜昱刚刚已经确认过女儿的淫水已经充分润滑了阴道,但是这个充气棒拔出时依然有些费力,姜晓婷甚至用双手都搂住木马的脖子来抵抗下身传来的拉力。

  终于,在父女二人的齐心协力之下,这个插在姜晓婷阴道里的充气棒终于让人看到了一些端倪。

  随着充气棒被拉出体外,姜晓婷的阴唇被向两侧撑开,贴近肛门的会阴处的皮肤更被拉扯到几近透明。如此的景象不难让人猜想到充气棒在少女体内的部分一定有着巨大的体积。

  随着『啵』的一声,充气棒终于被拉出了姜晓婷的阴道。看着手中即使放光气体依然还显得十分的巨大的充气棒姜昱也有些愕然。很显然,张玲今天给姜晓婷使用的这根充气棒与之前的有很大的不同。

  虽然这根充气棒因为在姜晓婷的阴道里放了半天的时间上面沾染了一层白色的阴道分泌物,但是依然不减其视觉上的冲击力。

  与其说这是一根充气棒,更不如说是一个沙锤。虽然里面的气体已经排光了,但是整根充气棒的长度让然在十五釐米左右。

  棒子的头部是一个长十釐米粗六釐米的橄榄型,末端的五釐米是露在体外的金属棒。橄榄型的部分纵向上佈满了西瓜皮一样的条纹,在这些条文上还有着密密麻麻的黄豆大小的小颗粒。当然,无论是这些条纹还是小颗粒都是金属材质的,方便将电流导入体内。

  姜昱将手中这个小香瓜一样大小的充气棒调转了一个方向,在棒子的末端看到了一个阿拉伯数字的『6』,这正确认了姜昱心中的猜想,看来张玲果然给姜晓婷的充气棒『升过级』了。

  6号充气电击棒代表充气前直径就是六釐米,充气后其高弹性橡胶做成的头部更是会膨胀到一个可怕的尺寸,直到将那些弯曲成锯齿形的导缐拉直。心中如此想着,姜昱的目光自然而然的落在了姜晓婷的屁股上。

  被体内的两个电击棒折磨了半天的姜晓婷此时正无力的趴在黑色的木马上喘息着。

  姜昱仔细的打量着女儿的阴部。姜晓婷的阴部在药膏和电击的刺激下大阴唇肥厚得犹如两片松软的白面包一样鼓鼓的凸起着。就连本该轻薄而捲曲的小阴唇也变得十分的饱满,在肥厚的大阴唇间完全展开。本该米粒般大小隐藏在包皮里的小豆子更是涨得像樱桃一样,完全裸露了出来。

  经过两年时间日夜不停的性交和调教,姜晓婷的阴部早已失去了少女应有的样子。肥厚的大阴唇和饱满的小阴唇即使在姜晓婷并腿站立的时候也会自然的向两侧分开,而不会像同龄少女那样紧紧的闭合起来。

  更夸张的是,一旦姜晓婷将双腿叉开,她的阴道口便会自动张开成一个椭圆形,不但将阴道内部的景致分毫毕现的展露出来更是连带着阴道前庭和尿道口都会微微凸出体外。如果不是有着少女般的分红颜色,谁都不会知道这是一个年仅十六岁少女的下体。

  之所以姜晓婷有着这样的下体,是因为在这两年里张玲一直强迫着姜晓婷进行阴道的扩张训练。

  张玲为了满足自己的性癖好,两年来不停的鼓动姜昱,先后做了已经增长手术和入珠,使得姜昱的阴茎达到了一个惊人的尺寸。

  为了匹配上姜昱阴茎的尺寸,张玲顺理成章的开始了对姜晓婷下体的扩张调教。

  因为初中时张玲是姜晓婷的初中老师,所以利用职务之便,不单晚上的时候会扩张姜晓婷的阴道和肛门,就是上学的时候也让姜晓婷的阴道和肛门里塞上扩张器。所以,两年后年仅十六岁的姜晓婷下体被开发得异常成熟。

  看着女儿的下体,姜昱重重了咽了一口口水。姜晓婷的身体经过两年的开发已经变得异常敏感,一下午的刺激更是让姜晓婷的阴道里积满了淫水。感受到父亲的目光,姜晓婷本能的想要夹紧双腿,但是怎奈有木马的阻隔非但沒有遮住阴户,反倒让阴道里面的淫水哗啦一下顺着木马和双腿流了出来。

  『唔』,姜晓婷喉咙里发出了羞涩的呻吟声,皮肤一下子变成了分红的颜色。虽然两年来这样的情景几乎每天都会发生,但是姜晓婷的心理上还是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

  「准备开饭啦」张玲一边将饭菜摆放在桌子上一边喊道。

  姜昱只好强行熄灭心中的欲火,拍了拍女儿的屁股说道:「先起来吃饭吧。」姜晓婷嗯了一声,双手支撑着身体坐了起来。「呜」,沒有包皮保护的阴蒂接触到硬梆梆的木马让姜晓婷情不自禁的呻吟了一声,阴道里剩下的淫水更是一股脑的倾泻了出来。

  也许是料想到了这样的结果,厨房里的张玲听到姜晓婷的呻吟声以后,说道:「插幹了再过来,不要把淫水滴得到处都是。」听到后母的话,姜晓婷更是害羞得无地自容,紧紧的抿着嘴唇一声不发。这样的语气听起来就像是在斥责她是一个不知羞耻的淫娃。

  「嗯,知道了。」姜昱一边回答着妻子的要求,一边饶有兴致的看着女儿。

  姜昱真是爱死姜晓婷了,不但有着非常适合自己喜好的青春肉体,更是在张玲的调教下有着无比敏感的肉体。当然,更主要的是姜晓婷不但是自己的女儿,而且虽然经过两年的调教依然还会十分的害羞。每天看到姜晓婷一边不停的害羞体会着背德的感觉,一边又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姜昱就喜爱得恨不得把自己的宝贝女儿吞下肚去。

  姜昱用手架着姜晓婷的胳膊把她抱到地上,说道:「站好了,我帮你擦干。」说着,姜昱拿起挂在沙发后面的毛巾对着姜晓婷的双腿之间抹了过去。

  「啊,不要。」姜晓婷惊慌的叫了起来,她知道自己的肉体有多么的敏感,如果任由毛巾接触非但不能擦干,可能还会流出更多。

  不过姜晓婷的反抗还是慢了一些,姜昱的毛巾已经贴在了她的阴部。粗糙的毛巾不但摩差着她饱满的阴蒂,更是通过敞开的阴唇直接接触到了阴道前庭和尿道口。

  「呜」,姜晓婷情不自禁的发出了呻吟声,身体软倒在了父亲的怀里。

  姜昱仿佛沒有看出女儿的反应,依然一下一下的用毛巾擦着。姜晓婷用手紧紧的捂住嘴,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正如姜昱预料的那样,姜晓婷被调教得异常敏感的下体随着毛巾的摩擦流出了更多的淫水。

  张玲将两碗米饭放在桌子上,对着姜昱说道:「你们两个別玩了,赶快准备一下来吃饭。」听到妻子的话,姜昱只能罢手,将毛巾折成长条状缓缓的塞进姜晓婷的阴道里。虽然这样的游戏在最近几个月里几乎每天都会做,但是每当他亲手将毛巾塞缓缓的塞进女儿的阴道里姜昱还是会兴奋不已。

  姜昱十分顺利的将整条毛巾都塞了进去,看着女儿低头不语的样子十分的满意。对比起原来每次性交都像强姦一样的姜晓婷,姜昱更喜欢现在安静接受自己所有行为的姜晓婷。只有乖乖听话,对自己百依百顺才是好女孩。

  不过姜昱更满意的是姜晓婷阴部的发育情况。得益于张玲的调教,姜晓婷的阴道已经可以承受住一只男人的拳头了。这样的成绩对于成年女性来说也许不算什么,但是考虑到姜晓婷今年刚刚十六岁,就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伟大的调教成果了。

  姜昱拉着女儿来到餐桌前坐下,姜晓婷默默的低着头,等着后母一起就餐。

  两年来姜晓婷的心理上上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由原来活泼开朗的女孩变成了现在这样的内向,和人和人交往都变得小心翼翼。对于不知情的同学和老师来说,他们会以为姜晓婷是因为幼年丧母受到了打击。殊不知姜晓婷之所以有这样巨大的变化只有很少的一点是因为母亲去世造成的,而更大的原因则是来自现在的家庭和被强迫放置在身体里的东西。

  家庭的原因就是每天晚上父亲对她的姦淫,身体的原因则是因为阴道和肛门里无时无刻都插着扩张棒。就算是一个成年女性身体里被插入这样淫荡的器具都会小心翼翼的怕发生意外,更何况是一个那时候还不满十六岁的少女。

  虽然女儿日渐消沈,不过姜昱却高兴得不得了。在他看来,一个对自己逆来顺受、予取予求的女儿要比独立自主的女儿好得多,尤其是现在姜晓婷这种委曲求全的样子更能激起姜昱欺凌弱小的欲望。

  很快,张玲就将剩下的饭菜摆上了桌。很简单,两荤一素三菜一汤,因为张玲说姜晓婷正在长身体,而且每天又需要做剧烈的运动,所以所有的饭菜都要高热量、高蛋白质。

  姜晓婷因为睡到中午起床后就一直被固定在木马上滴米未进,虽然那两道专门为她准备的荤菜肥腻得流油,但是她还是狼吞虎嚥的先吃光了满满两盘菜,又喝光了一大杯牛奶。吃到后来,姜晓婷几乎是强迫自己咽下这些油腻的饭菜,因为她知道,这些吃下肚子的东西不一定会全部留在胃里,原来的时候她可沒少因为这样而挨饿。

  充满了食物的胃部压迫着少女的内脏,姜晓婷不得不挺直腰板才能让自己的唿吸更顺畅一些。

  姜晓婷用细弱蚊蚋的声音说道:「妈,我吃饱了。」姜晓婷曾经发过誓,永远不管这个恶毒的女人叫「妈妈」,不过她还是高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在张玲只使了一个小手段以后姜晓婷就屈服了。这当然不是说姜晓婷软弱,大部分人在遭受肉体责罚的时候都会屈服,剩下那少部分沒有屈服的人通常被我们称为英雄或者烈士。所以说,年仅十六岁的少女屈服在后母的淫威之下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唉,真是不乖的女孩,每次都是只有这时候才会叫我妈妈。」张玲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虽然张玲笑得很甜,可是看在姜晓婷的眼里却是无比的恐怖,这个女人就是这样的两面三刀。自己父亲在的时候她表现得像一个贤妻良母,一旦自己的父亲不在家就会显露出恶魔般的本性。

  就像是这几天那样,明明听到房间里有陌生男人的声音,姜晓婷只能躲在被子里假装睡觉。最早的时候姜晓婷还会将这样的事情告诉姜昱,希望自己的父亲可以认清这个女人的真面目。但是后来姜晓婷发现,有几次父亲回家的时候发现卧室里有陌生人以后却自己找介面出去了。

  自此,姜晓婷知道自己的父亲已经被这个女人完全蛊惑了,甚至愿意放弃男人最后的尊严来讨好她。

  当然,作为揭露继母恶性的代价就是从此以后姜晓婷的阴道和肛门开始接受无休止的折磨,甚至连上学都不会放过她。最让姜晓婷绝望的莫过于自己的父亲居然对张玲的建议言听计从,甚至还喜形于色。

  到了此时姜晓婷真正的看清了自己父亲恋童癖的真面目,还抱有一丝希望的姜晓婷甚至私下里祈求自己的姜昱,同意和姜昱乱伦,只要不对她进行那些可怕的调教,可是姜昱却对她的祈求无动于衷,甚至还把这些录了下来放给张玲看。

  到了这种地步,姜晓婷是真的绝望了。她不仅仅对父亲绝望,更是对自己的未来感到绝望。从这以后,姜晓婷便变得沈默寡言起来,不再反抗张玲的任何命令,也不再拒绝父亲的乱伦要求。

  【完】